胶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胶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1:37:09 阅读: 来源:胶条厂家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美文精选一:

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我钟爱我,让蔷薇开出一种结果。

——题记

(一)寂寞在唱歌

爱很远了,很久没再见了,就这样竟然也能活着。

——题记

夜深了,我听见寂寞在唱歌,轻轻的狠狠的,让人忍不住泪流成河,我找不到来时的路了,渺茫的云烟,我的心又开始疼了。

我渴求的但是是,岁月静好,微泛涟漪,并非风浪,做一朵世间的烟火,不好轰轰烈烈,我愿守着家人,携手在阡陌交通,不问时事风云。

我但是是一个淡然若水的平凡女子,不对明天要求太多,只愿生命一段似水流年,在大城的小巷里静静走过,不去理会,太多的蜚短流长,不去过问,太多的风云际会。

我但是是一个冷暖自知的红尘女子,不再追求完美,不再苛求生活,不好雍容华贵的衣服,不好精美绝伦的首饰,不好饕餮盛宴的生活,我钟爱粗布麻衣,我钟爱清茶淡饭,我钟爱平平淡淡。(小班上学期评语)

我留恋的但是是,当我累了乏了困了,我有一个温暖的家,它替我遮风挡雨,它让我欣慰靠岸,它让我期望生活,它让我付出一切,也无怨无悔。

蓦然回首,看看此刻的自我,泪还是热的,泪痕已经冷了,寂寞缭绕在身心,我那么狼狈的沉沦在异乡的夜晚,要多寂寞有多寂寞。

不去想天空有多寂寥,原来,天涯海角之间的距离真的很远,很远,远到我听不见一丝熟悉的旋律,远到我听不清你们昼夜的话语。

那些昔日的花儿,是不是早已经不存在了,为什么我的心如此思念,也找不到沁人心脾的温暖的过往,是时刻将我遗忘了,还是我自我遗忘了。

爱很远了,我已经,很久没再见了,我的心空空的,像荒凉的沙漠,就这样竟然也能活着,我觅不到回去的路,我寻不到红尘的温暖。

月色倾城,没有人知道天空下的烟火,多寂寞。疏星隐匿,没有人知道红尘里的人,多寂寞。

(二)大约在冬季

你问我何时归故里?我也轻声地问自我,不是在此时,不知在何时,我想,大约会是在冬季。

——题记

十二月的冬天,又是雪花飘落的季节,没有人看见我眼中掉落的泪,我舍不得让他们替我悲伤,我一个人漫步在陌生的街口,遛著悲伤。(节约用水标语)

触不到的温暖,远距离的牵挂,是玄幻的,我的心再也无力继续去撑起,去仰望,一片天空,那里,有你,有我,也有他。

时刻留不住的脚步,我又如何去阻止?支离破碎的远方,我又如何敢回去?风中的花一片片的飘落,梦中的花一朵朵的凋零,我的心,好似一座花冢,我的眼,站在那里哭泣。

记不得,流年深处的愉悦,究竟有没有来过,为什么我全都想不起。却望见了,流年浅出的伤痕,一道比一道深刻,任我怎样休养也依然那么清晰。

世间给了我那么多,却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他忘记给了,抑或他给错了,毕竟,红尘的人那么多,相似的人那么多。

我所愿望的并不多,只是那么一点点,为何,必须要拒我以千里之外,我把自尊都抛弃,站在卑微的后头,为何,必须要将我送悬崖地带。

是我欠下的吗?要多久才能够还完?这生命,我累了,我不想还了,可不能够商榷一下?这一世,我倦了,我不想还了,可不能够下辈子再继续?

就这样,刻意的疏远,就这样,刻意的离开,就这样,刻意的逃避,我以为,我会将一切化为动力,但是,触不到期望,我该怎样继续?

坐在青春的岔路口,我左看右看,左右为难,只能原地不动。时光,却还在不停的流逝,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悲伤情绪零落眼泪。

我亦是不敢和别人说起,心中的落寞。说的那样多,谁又会懂得?每个人认为重要的事,别人或已然忘记,或无从感受。不如沉默,安静些时候,便会好的。

你们问我,何时归故里?我也轻声的问自我,不是在此时,不知在何时。我想,大约会是在冬季。我想,大约会是在冬季。(座右铭)

夜色朦胧,没有人知道空中的烟火,是否能落回起飞的地方。日子流逝,没有人知道这个冬季,我是否能回得去。

(三)我

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天空海阔,要做最坚强的泡沫。

我钟爱我,让蔷薇开出一种结果。孤独的沙漠里,一样盛放的赤裸裸。

——题记

岁月匆匆,悲伤,深了浅了,人如饮杯水,冷暖自知。时光更迭的深处,是泪与笑的编织,季节轮回的拐角,是光与影的交替。

不论如何,即使刀光剑影的人生,我依然是家的孩子,不论何时,即使支离破碎的画面,我也依旧是他们的孩子。我就是我,带着以前的痕迹的我,一半明媚,一半忧伤,带着他们的胎记的我,一半海水,一半火焰。

我收拾着人生的行囊,感受着旅行的好处。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自我,今生,你再也找不到第二个我。

温暖会转凉,悲伤会转淡,痴情会转薄,无情会转深。没有谁,总在我跌倒的时候,将我拉起来,我只能懵懵懂懂的,跌跌撞撞的自我走。

我,但是是一个温凉的淡淡的女子,如花开花落,情绪也会温暖薄凉,愉悦愉悦的时候,带笑靥,悲伤寂寞的时候,会泪落。

昼夜轮回,每个人的心中都有的一段悲伤,我又怎会例外?每个人的心中亦都有一抹温暖,我尤岂会除外?只是,悲伤来袭时,温暖退无居所,温暖来侵时,悲伤又无所踪迹。

静水流深,我愿做那一瓢静水,在红尘里,深深地将头低下,不想去问太多的问题,正因太多的问题没有答案,只能让它们在记忆中风干。

陌上的柳枝,绿了又黄了,一年又过去了,黄了又绿了,一年又来临了,谁还记得过去的它是什么模样,谁能看见明年的它是什么模样?

我,在世间的路上,静静地走过,谁会记得那个平凡的女子,以前来过?但是是自我记得,一个人,漫步在人生的潇湘江里,泛舟起涟漪,逍遥著。

邂逅太多的意外,让心悲伤不已,不是自我不心疼自我,只是总要走过。遇见些许的美丽,让心温暖愉悦,不是自我不懂得收藏,只是消逝太快。

我,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做一朵红尘的烟火,绽放又凋零,不悔的人生。自相惜,让蔷薇开出一种温暖的结果。自悲伤,也要做那些坚强的泡沫。

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寂寞的红尘里,一样绽放的倾城倾国。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温暖的红尘里,一样凋零的风华绝代。

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后记:很久之前,忘了有多久,自我想写这个题目。很久之后,转瞬到今夜,我浅斟低唱中,将文字换了流年。念安。晚安。

美文精选二:

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这一天,我在心里埋下了一颗悲伤的种子,我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发芽,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结果,更不知道存在的好处是什么。我想,我病了,医生治愈不了我。我的世界无法前进了,我只能靠著回忆度日。我把自我埋在时光的洪荒里,我把性命裁剪成几天、几个

这一天,我在心里埋下了一颗悲伤的种子,我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发芽,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结果,更不知道存在的好处是什么。

我想,我病了,医生治愈不了我。我的世界无法前进了,我只能靠著回忆度日。

我把自我埋在时光的洪荒里,我把性命裁剪成几天、几个月、几年,慢慢梳理;到了这天,有种时光洪流倒退的错觉。

我的左心房装满了期望与落寞,装满了爱与忧伤。因爱而生,因爱而灭,无法挣脱,无法自拔。也许我天生是一个多情的女子吧?

没有谁躲得过命里该有的归宿。只祈愿此世相逢的咱们,有被爱的人,有想爱的人。

我向来不懂掩饰,在我整个纯白时光,纵使岁月斑驳,也将最好的我交给了最对的时刻。不敢看自我饱受风霜动荡不安,却还做着天真者的梦。久之,我不想说出时空错落,我期望能将这段记忆尘封,然后,依续定格的宿命继续前行。

惟愿我生命安稳足矣。这样的心愿在日渐沧桑的白发和皱纹下显得愈加明朗,直达内心深处。

那些人、那些事、那些物,永远不会再回来。

而今只想对你说:亲爱的,我来过那里。我还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唯此!

美文精选三:

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生活,就像一列不断行驶的列车,将往事倒映成沿路的风景。那些心心念念的过去,其实都是奔向那并不遥远的未来……

夕阳的刻痕。

5:20分的世界,天空中还残留着孤阳的眷恋,空气中也还弥漫着几丝爱的缱绻。总钟爱在放学人流还未散去的晚风中,呆呆伫立在黄昏思念的天边,替白昼去主持这场西天残霞的葬礼。

学校的广播,隐隐约约传来谁的歌声,好像梦呓在耳边的情话,一字一句,轻撩心弦。

孤绝的眼神,流浪的气息,好像隔了一个世纪的忧郁。慢慢从远方袭来,一点一点地将我濡湿……

很钟爱那样的时候,也很钟爱那个时候的自我,能够单纯到为了一两首钟爱的歌,轻而易举的地放下晚上的晚饭。不用想着晚自习的作业,也不好想着几天后的月考,更没有什么漫无边际的未来啊人生……

想起小时候,大概四五岁的模样。那时还很小,还很钟爱吃草莓味的糖果,还很钟爱整天晃晃悠悠地抓紧大人的衣角。没有畏惧,没有心悸。成天幻想着长大以后要去干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

那个时候,天还很蓝,水还很清,母亲的脸上还没有皱纹,门前的小树也还只是稀疏著寥寥几片绿叶,一切都还是那么的完美。

完美得不敢去想象,完美得一想起就会心慌。

此刻我长大了,再去追念从前的模样。那段青涩的年少时光像是被撒了亮粉,无论铺展在什么地方都显得耀眼。

而教室门前以前偷刻的“永恒”,也在风雨的侵蚀下,慢慢变浅,直到浅出咱们的视线,浅出咱们的回忆,然后在某个未知的海域,偷偷地画上一道搁浅……

那些住在记忆里的人。

夕阳的余辉拉长了操场上人的身影,那些住在记忆里的人也在时光的影像中逐渐斑驳了笑颜……

还记得很多年前的仲夏夜,我扬起稚嫩的脸庞轻声问道:“你说,咱们会一向在一齐吗?”

你抬头看了看我,并不言语,转而看向远方,满幕月色在你的眸中碎了星光。

再大些,每次和你联系,都会很浮夸的说“想你”。其实时刻早已冲淡了心里那种会窒息的痛。

礼貌性的问候,象征性的调侃……

“请问,咱们还能再见面吗?”

你用的敬语暗示著咱们之间的距离……

也许,咱们真的回不去了……

只是谁都不愿意去撕开那层完美的假面。谁都不愿意去践踏那还残存著的记忆。

就这样,挺好!

咱们都会随着不一样的人在不一样的时刻进入咱们的性命,然后不断地更新著记忆,不断地在脑海中寻找著空位和下一个搁置点。

当所有的往事都被风吹落,当所有的记忆都被大雪残存,当一切的一切都走到了尽头。

是否会有人想起那夜、那歌、那浅笑、那落寞还有那些住在记忆里的人……

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一向很钟爱一句话:“咱们在这世间行走,而记忆是唯一的行囊。”

说的很对!至少证明我在这世间来过。不必轰轰烈烈,不必荡气回肠,哪怕是一朵花的姿态凋零。只要大地还有花朵残留的印记,只要天空还有翅膀划过的痕迹。

我愿意坠落。

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和许多普通的女孩子一样,我也有着许多赤城却并不明媚的梦想。

小时候,我想做一个浪迹天涯的是诗人。携一尺青锋,踏数朵流云。有清风为伴,风雪作陪。然后踏遍悠然古道,去寻一抹诗意的笑……

长大后,我想做一个流芳百世的作家。率性洒脱,不拘一格。用那蘸满柔情地爱意,去杜撰一个又一个干净的灵魂。

此刻的我,早已没有了当年的雄心壮志。我只期望能够安安静静的生活,安安静静的歌唱,安安静静的安安静静。不闻凡尘的喧嚣,不问世间的繁华。只想在这样如水的时光里,静静地度过,匆匆年华……

正因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看不见的风景。

破晓。

我一个人站在时光的渡口,看白昼一秒一秒的占领苍穹……

绝美。

我想到了那些好像永远停在原地,却又怎样也抓不住的人。

他们就在那么一个恍惚的瞬间莫名其妙的出此刻咱们的性命中,在咱们的心上放肆的安营扎寨。正当咱们以为他们会长久的住下去的时候,他们又麻利的收拾好了行囊,准备开始下一段征程。

唯一留下的,也许就只有那个寒风中萧瑟的背影。

一不留意,就让人以为他们还会再回来……

如此而已!

只是记得,咱们的生命中会遇到很多人,真正能停留驻足的又有几个。性命是终将荒芜的渡口,连咱们自我都将是过客……

但在我有限的性命里,我只想把它抓得紧些,再紧些。不好让一切都成为看不见的风景……

nk免疫细胞疗法 价格

国内好的肿瘤医院排名

治疗乳腺癌全国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