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胶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IPTV投石问路运营商为利而动曲线涉足

发布时间:2021-01-22 11:37:47 阅读: 来源:胶条厂家

IPTV的第一张牌照毫无悬念地给了电视台,运营商的所有苦心看似落空了

谁也不曾料到,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以下简称广电总局)在五一长假里,把中国第一张IPTV牌照发给了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下属的上海电视台。

此举后面有何玄机?资深人士张彦翔(业界知名人物,亲历IPTV中国发展全过程,现为沈阳鼎通科技有限公司杭州IPTV研发中心经理。陈天桥曾只身赴杭州,与之密谈,求教IPTV事宜)为《IT时代周刊》作了一番剖析。

“第一张牌照发给文广而非中央电视台,既是探风,也是表态。探风是因为牌照事大,投个不大不小的石子问问路,听听外界动静,再谋下步;表态一方面是要告诉自家人,无论中央还是地方,都一样有肉吃,另一方面,暗示电信运营商,安心在门外等候。”

电信运营商们哪能不急?他们早就跃跃欲试,盼着摘取牌照大干一场,现在却扑了个空。在首张IPTV牌照尘埃落定后,电信运营商如何切入这个巨大的市场,成为更加敏感的话题。他们会仅仅满足于收取网络电视节目的“过路费”吗?

电信急使力 广电两难全

2005年4月5日,国家863重大项目“高性能宽带信息网”和“未来计划B3G”正式落户上海市长宁区,与之相应的两个平台,“上海无线通信研究中心”和“上海宽带技术及应用工程研究中心”也已建成。

两个平台及网络电视,自然都少不了上海电信的身影,更折射出广电今年要实施的战略。

业内人士吴铭向《IT时代周刊》指出,文广是在走双模的路子。换句话说,广电在借电信网络的同时推广IPTV和数字电视。这样,广电的领导可以设法完成数字电视的政治任务,而电信也可以名正言顺试水IPTV。

方向也许很明确,但饱含着广电的尴尬,数字电视和网络电视让它难以取舍。

2008年是个坎,如果数字电视今年还不能大发展,那么数字奥运基本难以实现,这是悬在广电面前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广电首要任务之一,就是进行广电系统的数字化改造,把现有模拟电视系统整体迁移为数字电视系统。不过老问题依然存在,例如线路改造成本高,接受终端数量小,内容匮乏等,使数字电视步履蹒跚,迁移不动。

广电为难之际,IPTV又半路杀出,让广电难上加难。如果广电一心发展数字电视,而树起政策壁垒,阻碍电信运营商开展IPTV业务,就会拖延IPTV的发展。一旦政策壁垒不存在,广电不但会失去发展网络电视的机会,还可能冲垮现有的有线电视业务和数字电视业务。如果联手电信,共同发展IPTV,则广电的垄断地位将不复存在,伴随的也是利益受损。

广电当然不愿意眼巴巴看着IPTV的蛋糕被电信吃去,索性拿牌照打压电信,同时紧紧抓住数字电视,因为数字电视是广电政绩及能力所在。

然而事情的发展总非一厢情愿。从IPTV目前情况看,互动优势还没有充分发挥出来,音频视频节目和数字电视也有较大的差距,广电网络的条块分割决定了它们都受制于电信的网络投资规模,而电信的投资又取决于国家的IPTV政策,两个因素扭在一起,形成难解的结。

电信运营商上IPTV的心比广电迫切,因此网通、电信分别从北、南方向寻找广电的突破口。

最引人瞩目的,莫过于上海电信结盟文广集团、杭州网通入股杭州数字电视有限公司,两家电信运营商在IPTV方面的发展,已走到了全国前列。

上海电信织网

为何电信运营商对IPTV如此眼热?原因在于用户数量的爆涨。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中文网主管张猛,向《IT时代周刊》讲述了一件给他印象最深的事。

“我们去年尝试做了个网络电台,没想到反响特别好,每天登录数千人次,一下增加到6万收听人次。IPTV的普及,对我们这种电台节目影响太大了,最重要的是扩大了用户数量。我们现在一部分节目已经开始收费。”IPTV给张所在部门带来巨大的收益,网通的收入也水涨船高。因为国际广播电台使用的就是网通的网络和服务,按一定比例给网通交钱。

在上海,电信把文广牢牢拴在自己腰上。早在获得广电总局的批文之前,上海信息产业集团就同文广在上海闸北区大宁路附近建立了一个试验网,该试验网目前有近1000个用户。同时,信产集团也在自己公司大楼内部设置了一个面向全市的IPTV试验网,不仅试验技术,还试验收费模式和内监管等。而信产集团是上海电信100%控股的直属企业。

事实上,电信在上海并不缺对手。除了电信,有线通和长城宽带都是可供文广选择的宽带网络伙伴,有线通的东家——东方有线网络有限公司和文广还是一家亲。但电信展示了综合优势,赢得广电伙伴。

上海贝尔阿尔卡特股份有限公司解决方案战略经理朱晓刚向《IT时代周刊》介绍了3家宽带的不同。

朱认为,IPTV是网络融合的产物。家用的一般模拟电视,装一个机顶盒,以及宽带接入,就可以开展IPTV。宽带接入主要有上述3家。虽然东方有线网络有限公司经营着全球最大的城域网——整个上海市的有线电视系统,而且它的电缆调制解调器也是广电系统普遍采用的接入方式,但是,有线通和长城宽带的接入方式一样,是多个用户共享带宽,用户越多,速度越慢,没办法保证IPTV需要的2兆带宽的服务质量。还有一个关键点,广电系统没有自己的互联网出口。这就是通常说的,电信运营商掌控着最后一公里接入。

IPTV极消耗带宽,对资金、技术、网络等方面要求都很高,用户多了,有线通、长城宽带会承受不住。何况长城宽带自己也撑不下去了,因为它在发展模式上,没处理好上下游的关系,资金链出现了问题。

相比较而言,电信网覆盖面广、经验丰富,积累了长期的大型网络设计运营和管理经验,与大众用户和商业用户都保持着长久的服务关系。

文广选择最能实现优势互补的上海电信,而上海电信也对信产集团提出要求,自2005年起3年内,信产业务收入需达到上海电信总收入的10%。据了解,上海电信目前年收入约为150亿元,而信产集团2004年的业务收入为3亿元,任务比较艰巨。信产集团内部人士透露,支撑他们信心的就是IPTV业务。

杭州网通入股

2003年,包括上海、杭州在内,广电总局共选择了49个地区进行试点,免费配置机顶盒,推动用户终端从模拟整体转向数字。2年后,杭州有线数字电视的发展道路代表了三网融合的趋势,并形成自己独特的模式,引发了广电系统的震动。

杭州模式的独树一帜离不开杭州网通的特殊背景。2003年,杭州数字电视公司组建时,杭州网通占有6%的股权,广电以60%的比例控股。杭州网通与数字电视公司虽然挂着不同的牌子,但几乎是同一批人在运作。

除此之外,杭州IPTV业务的资本包括杭州网通、杭州广电、杭州市政府、企业及报社。也就是说,网通的资本结构实际上涵盖了电信运营商、内容提供商、行政引导力量、产品服务提供商,还有舆论造势的力量,这些都为三网融合创造了条件,构成杭州发展IPTV得天独厚的资本。

由于广电是呈区块分割状,广电总局对地方广电部门并不拥有行政管辖权,俗称“一没帽子”——没有地方广电部门领导的任免权,“二没票子”——不掌握地方广电部门的资产。地方广电部门隶属于各地政府行业部门,所以当地政府的支持力度也直接关系到IPTV业务的发展进程。

据知情人士透露,与市政府关系密切是杭州数字电视公司及网通的优势之一。政府先对整个城市进行规划,然后逐个小区通告推广,让用户携带有效证件来登记、领取机顶盒,而后派人免费上门安装。在推广不顺时,会通过行政手段强制执行,例如要求新建小区和酒店必须安装,模拟电视最迟2年内全部取消,不安装IPTV,就没电视看。另外,政府曾为项目提供了1亿元的无息贷款,保证了项目资金链的流畅。

到目前为止,在宽带覆盖程度方面,杭州已居全国前列,杭州网通已经覆盖了50万用户,有30万流媒体用户,其中15万是10兆网线宽带到户,在此基础上开通的IPTV服务,可为宽带网络电视用户提供9个电视频道。至于杭州数字电视公司的网通股份,在某种程度上,已可看作是广电对电信部门“曲线”介入节目运营的一种默许。

萌战天下手游

凡仙

库宝典原版

一骑当千2B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