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胶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骑着电瓶车绑着妈妈一起上班_[新闻new]

发布时间:2021-09-10 18:27:52 阅读: 来源:胶条厂家

骑着电瓶车绑着妈妈一起上班

本报通讯员 卢樟海 曹明福 本报特约记者 傅颖杰/文 本报记者 陶玉其/摄每到周末,从磐安县城到当地冷水镇的30多公里道路上,都会看到一辆奇怪的电动车。骑车的是一名戴眼镜的青年,他身后坐着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妇。两人紧紧挨着,一根又粗又长的布带将他们拴在一起,最后在青年腰间打了一个蝴蝶结。这是一对母子。儿子叫陈斌强,36岁,冷水镇中心学校初中语文教师,他身后60岁的老母亲患了严重的老年痴呆症,为了照顾她,家住县城的陈斌强每周去上班时,都会将母亲带上,平时住在学校宿舍,到了周末,又带回县城。这样的日子,他已经度过了5年。陈斌强幼年丧父,母亲带着他和两个女儿改嫁东阳,算上继父的两个孩子,一家7口生活得很不容易,后来,母亲和继父也离婚了。2002年,师范毕业后回到磐安工作的陈斌强将母亲带在身边,悉心照顾,希望能让她享享清福。但平静的日子实在太短暂。2007年9月,陈斌强突然接到派出所电话,说在路上看到他母亲。从那一天起,一向健朗的母亲常常找不到回家的路,经医生诊断,她得了老年痴呆症。此时,摆在陈斌强面前的现实是:姐姐已经远嫁湖州,妹妹在东阳打拼,妻子是县城一个幼儿园的临时教师,一边要上班,一边还要照顾年仅2岁的孩子和90岁的太婆。而他自己,周一到周五都住在学校,在校时间远远多过在家时间。陈斌强想了又想,决定带着母亲去上班。但母亲的病情还是不可逆转地加重了。三年前,母亲常常认不出儿子;两年前,吃饭不能自理;一年前,她情绪越来越不稳定,甚至会把衣服撕烂,塞到马桶里。如今,母亲已经不知道饿了要吃饭,晚了要睡觉,冷了要添衣,渴了要喝水,大小便要脱裤子……5年间,妻子曾经劝说陈斌强,将母亲送到养老院去,但他只说了一句话:“我舍不得。”陈斌强向妻子解释说,一来养老院照顾得肯定没自己细心,二来中等养老院每个月也要1800元左右,请个保姆每月更是至少2500元,家里根本负担不起陈斌强每月工资大约3000元,而妻子只有1400元。曾有人向他们表达捐助的意愿,但陈斌强的妻子说,不用的,我们的情况还不算太糟。由于母亲睡觉很不安稳,又常出现破坏行为,陈斌强只好狠狠心,和母亲分开居住。好在学校领导体谅他的难处,给老人安排一间单独的房间,里面除了一张床外,一个马桶,几乎没有什么陈设。但陈斌强丝毫没有疏忽对母亲的照顾。他的一天是从凌晨1点开始的叫醒母亲,上一次厕所;5点半,再次上厕所;6点,陪学生早读;7点左右,给妈妈喂早饭、梳头……几乎每个课间,陈斌强都会赶回宿舍,看看老人。到了傍晚,他还要陪母亲散步,然后自己去晚自修,一直到晚上10点,服侍老人躺下睡觉。由于母亲大小便失禁,洗裤子洗床单对陈斌强来说是常事,有时天气不好,陈斌强只能将床单放在电热器上烤烤,结果一进教室,学生们都说,老师身上有股怪怪的味道。考虑到陈斌强的特殊情况,学校给他设立了特别考核,但他在教学上并没有懈怠,他教的两个班,语文成绩已经连续多年蝉联当地联考的第一名。周五,陈斌强结束了一周的工作,又绑好妈妈,骑上电动车,回到县城的家。家里的困难,陈斌强都记在心里,每个周末,他都抢着做家务,收拾东西、做饭、洗衣服……因为要照顾妈妈,这么多年来,一家三口从来没有出去旅游过。好在7岁的儿子很懂事,只有看到陈斌强回来了,才会撒撒娇,嚷嚷着要爸爸喂饭。这个时候,陈斌强一定会满足儿子的愿望,对于他来说,这是最幸福的时刻。(本文来源:浙江在线-钱江晚报 )

微宝贝

微盟数字化

内外内衣

卓志实战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