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胶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彩电新生态论亚玛逊河里游来中国鲤鱼-【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16 15:29:53 阅读: 来源:胶条厂家

2012年中国彩电行业仍然犹如静流不息的长河,经由四十余年中国彩电历史源头奔腾而来,在普及电视市场的拓荒时代中,经历了国企转制、中外合作、出口内销等一系列与时代标志性名词脉搏共同跳动,沉淀下来的彩电企业己经习惯了分享这条长河中的食群,“排位”赛一直成为最近十年的竞争主题,几乎在每个显示技术更新的节点,均在上演领先品牌轮流座庄死去活来的商业故事。  而就在去年9月,一条被认为具有搅乱竞争节奏的鲶鱼被释放进了各自为安的鱼池。乐视网高调宣布进军电视机硬件市场,8个月后,乐视网正式推出超级电视。  对于专注从事互联网视频节目版权分发的乐视由软“变硬”,传统电视制造商均公开表现出不屑一顾的态度,至少对于乐视这种没有工业制造基因的公司来讲,兵临城下顶多能敲掉护城河边的几块砖头,妄想掠夺城池中的蛋糕却是天方夜谈。  “乐视主观想法是好的”,当时彩电生产的从业人士对传统彩电地位仍保持乐观,“孱弱的上游采购能力、单一的渠道布局、难以为继的售后等都成为这个挑战者必须解决的后勤难题”。  鲶鱼来了?  乐视TV、小米TV爆炒低价概念电视,然作为跨界者,IT界理想主义者联想(Lenovo)事实上比互联网企业更先一步切入实质性市场校验程序。  2012年1月,拉斯维加斯,美国。  在2012年的CES(ConsumerElectronicsShow)上,联想集团发布一款高端智能电视产品,正式进军智能电视领域,当年的5月联想智能电视开始批量进驻苏宁、国美以及线上的京东、苏宁易购等。  初涉智能电视战场的联想一开始便遭遇了市场的冷遇,由此在传统电视厂商看来,乐视电视所带来的新冲击可能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激烈。  直到今年的5月7日,乐视网正式推出当时价格仅为国内外同类产品一半的旗舰电视新品X60,低价入市令乐视超级电视附上了“价格杀手”的标签。不以硬件创收,盈利靠内容付费,乐视超级电视宣传中所要创建的“平台+内容+终端+应用”的所谓电视生态系统,在过于“理想化”的质疑声之外,着实也在刺探着传统彩电厂商日渐敏感的神经底线。  创维集团总裁杨东文今年7月份曾表示,为亲自体验乐视TV的服务和应用,创维也订购了一台乐视TV。这显示出,传统彩电厂商正以不一样的眼光来看待智能电视的跨界入局者。  尽管如此,在乐视宣布进军电视机后的相当一段时间内,传统彩电厂商显然并没有表现出显性的快速跟进态势,而是继续维持既有的产品研发计划。  就在2个月前,传统厂商们仍然坚持地认为,跨界者并没有想象的那么恐惧,也没有那么大的破坏力,市场是宽容的,而且是理性的,尤其是消费者是理性的,任何理想主义在现实面前都会被羞辱得体无完肤。  夏去秋来时以TCL,创维,康佳为主的传统电视生产企业集中发布与乐视产品类似的以自主内容驱动的电视终端,传统电视厂商观念变化如此之迅速也提供了一个活生生的电视产业危机案例——变则通,不变则亡。其实在乐视发布电视战略的一刹那,甚至可能在乐视介入之前,传统厂商就有了类似的产品规划,只是既有利益和行业规则不是那么容易痛下决心,做首个吃螃蟹的人。  电视行业格局不比空调产业,类似格力、美的两家垄断半壁江山的品牌格局在中国电视行业并不多见。过去10年中,跨越了CRT(显像管)电视时代和LCD(液晶)电视时代,中国六大彩电品牌轮流坐庄,出将入相,你罢我唱。  行业普遍认为,以乐视、小米等为代表的具备IT基因的互联网企业在新兴智能电视涌起的大潮中充当了“鲶鱼”的角色,激活了电视产业的新生欲望,但从深层次而言,智能化、互联网化已是大势所趋,中国电视产业迫切需要走出旧的硬件升级商业模式,走出数十年的电视圈内部竞争模式,以更为开放、开阔的姿态输入新鲜血液。  康佳引入CNTV、TCL引入爱奇艺、创维引入阿里巴巴,在这样一系列频繁的举措之下,传统电视厂商谋求着摆脱电视行业内部自我评价、自我效颦的传统思维。  假如将传统电视厂商比作同一个班级的学生,在长达十余年的时间内,学生们定位自身成绩的标线总是来自于同桌或仅仅是相隔数张课桌的同学们。  互联网的成长,在整个学期比喻,上进是不变的主题,拒绝新知识新习惯固守旧道己经不能适应产业发展的节奏,“躲得了初一,躲不了高三”,初一微不足道,初二有人犹豫,高三则有人懊悔。  今年7月初,创维行政总裁杨东文即称,互联网与IT企业的电视盈利模式是硬件加广告,加内容,加服务,这种商业模式有待于观察其成熟性和可操作性,创维很敬佩这种革新的勇气,但也希望能够看到一些更好更成熟的盈利模式。而就在本月10日,创维伙同阿里巴巴推出了一系列的新盈利模式新产品。  创维以及多家传统电视厂商的策略改变,除了一个比一个更低的价格,令业界吃惊的还有一种近乎“密集恐惧症”的急迫感。  在乐视、小米等“新兵们”的概念轰炸和营销姿态下,“老将们”纷纷吹响“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的号角。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对于传统电视厂商而言,硬件大时代已经成为不可逆转的过去。  电视产品正逐渐脱离单纯的“看电视”而转向“玩电视”,这是传统企业脚步的短板。正因如此,传统电视厂商亟需摆正进取的资态,表现出与挪威人鱼槽中的沙丁鱼不一样的“盛世危机感”。  9月2日,康佳宣布推出业内首个线上品牌KKTV,并启动自身的电商平台KKTVMALL,并打出了55寸4K彩电仅售6666元的低价。翌日,TCL与互联网企业爱奇艺合作推出TV+,48寸电视售价4567元。  从智能电视、云电视概念之争到密集发布互联网跨界合作新产品,传统势力在过去的2年中,不断尝试着将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成功的商业模式植入进电视产品营销。  在当下看来,早期应用过分移植来自智能手机与平板电脑的成功元素,这些尝试仍然未能实现理想中的初衷。但在乐视、小米等跨界者进入之前,传统电视厂商试图建立一套自我激励的程序来维持自身的创造和激情。  乐视超级电视7月开售首日,乐视COO兼副董事长刘弘曾公开表示:“传统电视厂商已经基本没有让我们学习的地方,小米电视也不会给我们带来压力,我们的竞争对手是互联网公司。” 123下一页尾页

唐山治疗前列腺炎多少钱

泰安治疗阳痿多少钱

重庆性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