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胶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身旁人回想乔布斯

发布时间:2020-03-23 11:20:10 阅读: 来源:胶条厂家

感谢JustHost的投递新闻来源:2005 年,苹果联合创始人史蒂夫·沃兹尼克(Steve Wozniak)写了1本《iWoz》,目的在于澄清外界关于他的众多毛病消息,比如他没有退学、与乔布斯不是高中同学、他单独一个人设计 Apple I 等。《iWoz》记录了沃兹尼克全部成长经历,其中多个章节提及苹果和乔布斯,是非常珍贵的第一手资料。本文摘录书中部份故事,以出现沃兹记忆中的乔布斯。

初识乔布斯“奶油苏打水电脑”让我遇到了 Steve Jobs。我比他高了 4 个年级,所以我们其实不认识(年龄大 5 岁),他与比尔·费尔南德斯年纪相仿。有一天,比尔约请乔布斯到他家。我们坐在比尔家的人行道前,相谈甚久,但不过是分享一些彼此的故事——大多关于自已所做的恶作剧及做过的电子设计。 我感觉我们就是同声相应、同气相求。更特别的是,我觉得向人解释自已的设计很难,但 Steve 却驾轻就熟,我很喜欢他。他瘦而结实,又精力充沛。SWAB JOB “巴西祝愿”恶作剧乔布斯快要从家园高中(Homestead High School)毕业的时候,他想让一张巨大的床单上伸出一个古老的手势,他希望那标牌能说“祝愿你”,我们把它叫“巴西祝愿”。我们开始用水粉画出一只手,我的高中时的朋友亚伦·波美的妈妈教我们怎样画出阴影让它更逼真,而不显得卡通。波美的妈妈觉察出了那只手的姿式,但她 没有阻挠我们。我们在床单上签上“SWAB JOB”,S 和 W 代表我,A 和 B 代表亚伦·波美,JOB 则表示乔布斯。我们把床单卷好,计划把它连在 40 磅的鱼线上,当毕业生经过时,从楼顶往下展现。但我们发现很难漂亮地展开床单,我们后来改用滑轮,即 1 个轴和 2 个轮子,但也没成功;我们又把轴去掉了,哈,它运作得完美无缺。第四天晚上和亚伦们在楼顶测试时,差点被巡查的门卫捉住,当时我们逃走了。几天的毕业日,Steve 的电话把我从睡梦中吵醒,他告诉我有人剪断了鱼线,标语被拉了下来,他惹上了麻烦。我想可能是“SWAB JOB”泄漏了信息。喜欢歌手鲍勃·迪伦(Bob Dylan)我和 Steve 都欣赏鲍勃·迪伦,他的歌都关注生命、生活和价值观,和真正重要的事情。甲壳虫大多时候都歌唱欢乐——很高兴认识你、很高兴跟你在一起、很高兴与你相 爱。甲壳虫不像迪伦一样直击你的灵魂和情感,他们更像流行音乐,而迪伦的歌会触击到人类的底线。它们会引发你思考世界上的是非黑白,和生活和生存的状 态。这成为我和 Steve 之间的桥梁,永久将我们连在一起。被人持枪抢劫“蓝盒子”有一次我们去推销“蓝盒子”(可以接入电话网免费打电话的黑客装备),在阳光谷比萨店有一群人对我们的蓝盒子感兴趣。我们给他们试了可以免费打电 话,3个人很兴奋,却没有钱来买。我和 Steve 立即前往停车场,回到 Steve 的车上。但 Steve 还没发动引擎,其中一个人就在驾驶座旁边的窗口用枪对准了我们。他让我们交出蓝盒子。Steve 紧张地把蓝盒子递给了他。这些小偷就回到他们的车上。而我们目瞪口呆地坐在那里,多么惊险的1幕。他们中的一个人回到我们车边,留下了电话号码和名字,他叫查尔斯,我不可能说终究会付钱。我们通过留下的号码找到了查尔斯,他说他会付钱,但首先想知道如何使用蓝盒子。查尔斯想与我们见个面,但即便在公共场所,我们也畏惧与他碰面。Steve 挂断了电话,我们还心有余悸,甚么也不想做。而查尔斯那群人永久也不会晓得如何使用它。被乔布斯欺骗Steve 说服我用 4 天时间为雅达利开发《突出重围》(Breakout)——类似 Pong 的电子游戏。白天我画好草图,以便技师根据设计连接零件;晚上 Steve 会用绕线机把电线接上零件,然后再做一个模板,把所有零件、电线等放在一块标准板上,再进行连接。在等待 Steve 完成摹拟板的时候,除思考,大量时间里我都在玩赛车游戏(Gran Grak)。为何在那2小时里,我不选择睡觉,而选择玩游戏?——由于 Steve 任何时候都可能叫住我:“好啦,摹拟板完成了,我们来测试吧。”然后我不能不参与测试。我们忙了 4 天 4 天终究完成任务,共用零件 45 个,但我和 Steve 却患上单核白血球增多症。我和 Steve 平分了 700 美元——他们根据使用的零件数计算报酬。后来我发现 Steve 得到的并不是他所说的 700 美元,而是 1000 多美元。我们那时都不过还是孩子,他告诉我的数目与事实上其实不符合,他欺骗了我,伤害了我。但我并没有对此小题大做。从 Intel 免费拿到芯片我设计的 Apple I 第一次采取的是静态可读写内存(SRAM),后来改成采取动态可读写内存(DRAM)。我从微处理器里挤出来时间实现了刷新 DRAM,但不知道哪里弄 DRAM 芯片。当时组装俱乐部(Homebrew Computer Club)有成员在 AMI 工作,就让我以公道的价格买到了一些 4KB 的 DRAM 芯片。以后我修改了设计,新的 DRAM 主板一次性成功。我给乔布斯展现了我的得意之作,我们一起去过几次组装俱乐部,他帮我搬显示器。在我用上 AMI DRAM 几天后,Steve 上班时给我打电话,希望我斟酌用英特尔的 DRAM 芯片取代 AMI 的芯片。我说“Intel 的质量是非常好,可是我买不起啊”。他打了几个电话,用一些他能制造的市场奇迹,从 Intel 不花钱拿到些 DRAM 芯片——在当时,考虑到其昂贵与稀有,这简直让人难以相信。Steve 就是这样,他知道怎样跟销售代表谈话。争辩是不是开公司乔布斯提议设计一些印刷电路板卖给组装俱乐部的成员,人们可以把需要的芯片焊接在印刷线路板上,这样之前几周才能做出来的电脑,只需要几天就可以了。他提议以 20 美元本钱预先印好线路板,以 40 美元出售。我看不出我们怎样赚到这个钱。我已投入 1000 美元了,要赚回这个钱,最少要卖出 50 个电路板,我觉得组装俱乐部里愿意买这类主板的人没有 50 人。我跟Steve各执己见,在他的车里争辩起来。他说——我清楚记得他说的话,恍如就产生在昨天——“好,就算赔钱也要办公司。在我们一生中,这是难得的创建公司的机会。”“一生中难得的机会”这话说服了我,让我想起来就激动。两个好朋友开始创业了。第一次争执1976 年春季,我忙于 Apple II 的工作,因此而与 Steve 产生了第一次争执。他认为 Apple II 不应当有 8 个插槽,在他看来,要制造更便宜、更小的机器 2 个插槽足够了。我认为,人们对功能有许多需求,我们不应当限制人们的期望。通常我很容易答应他,但这次我告知他“如果这是你想要的东西,可以去造一台你自已的电脑。”把 8 个插槽减少到两个,我一个芯片也节省不出来。我那时还有权发表自已的意见,但事情并不是一直如此。几年后,苹果开始设计 Apple III,那简直是场灾害,它的插槽更少。1976 年的那场争执我占了上风,Apple II 终究以我想要的方式被设计出来。Steve 很晚才知道我要离开苹果我一生最喜欢的是与朋友们开1家小公司,假想一些新主张并努力付诸实施。但(1985 年)苹果已不是一个这样的公司了。我准备开一家公司,做遥控器。第一件事是给我的上司的上司——Apple II 事业部的韦恩·罗申打电话。我没有给 Steve、迈克·马库拉及董事会的任何人打电话。我是工程领域里的人,我觉得只需告知一个我平常汇报的人,让他们知情便可。Steve 大概是在全球人都知道我辞职时,才知道我要走的消息。我离开苹果的唯一缘由,是由于我为这个史无前例的很棒的想法(遥控器)而兴奋莫名。我看到,当卫星电视和其他装备进入人们生活,遥控器将会愈来愈重要。乔布斯阻挠田鸡设计与我们合作田鸡设计(Frog Design)为 Macintosh 机器作设计,他们说也做苹果公司以外的第三方开发。我告知他们我们需要甚么,他们就做出了几个模型。Steve Jobs 在田鸡设计看到了 CL 9 原型。我听说,他把这个扔到墙上,接着扔进盒子里,说“把这个送还他”。他的口气听上去好像具有它的是苹果。田鸡设计的人告诉我,Steve 对他们说,不准他们为我们做任何事情,由于苹果“具有”田鸡设计。史蒂夫·沃兹尼克对乔布斯的吊唁:就像你听到过的约翰·列侬(John Lennon)、肯尼迪、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被枪杀(这类重大新闻)一样。他也是这样一个伟大的人,他是科技界的,他完全理解了“科技”概念。我们曾一整天谈论哲学、反传统文化、嬉皮士 运动、各种歌曲的歌词词义,然后一起去听音乐会。这是一种深厚的友谊。我认为大部分人都错过了(创造)伟大产品(的机会)。这就是为何(听到乔布斯去世 消息)我们如此手足无措的缘由。今夜注定难眠!

福州中科白癜风研究所怎么样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预约挂号

济南哮喘病医院热门文章